湖南南县人民法院: 社保腐败案受质疑

时间:2021-05-12 16:04:55    来源:一点资讯    

——参加社保:还需要“行贿”吗?

湖南省人社厅出台文件可以补办社保,是政府对“职工”的关怀和帮助。南县23人通过王文武帮助办理了社保,解决了他们的养老问题,是“党和政府”对下岗工人和原来企业人员的关怀,是为群众排忧解难的具体体现。办理社保的王文武被指控“受贿”。此案经南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判决,“王文武社保案”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。该案判决,存在“三大质疑”:

质疑一:“社保挂靠费”涉案20万“不调查”,犯罪金额“模糊不清”,法院判决受质疑:法院判决:23人“挂靠事实”成立:2021年3月17日南县人民法院下达(2021)湘0921刑初45号《刑事判决书》经审理查明:王文武担任南县青树嘴镇社保中心主任,在2018年下半年,根据上级文件精神,在南县开展“养老保险补建补缴工作”,王文武负责本辖区补建补缴养老保险资格认定,王文武利用职务之便,通过未在湖南沙港建设工程有限公司(简称:沙港建设公司)工作的陈元真(化名)等23人挂靠该公司,并经县人社局劳动仲裁确认劳动关系的方式,成功帮陈元真等23人获得养老保险补建补缴资格;

沙港建设公司实际完成“社保挂靠”:只有通过“挂靠”,以单位名义,23人才能“补建补缴社保”,这是“必备条件”。而根据南县社保局《南县未参保企业职工补建补缴工作方案》第五条:补建补缴不接受个人申报,补建补缴由单位统一缴费。法院《刑事判决书》证实:23名参保人员“挂靠”在沙港建设公司名下。而沙港建设公司实际将23人以本单位职工的名义,上报南县社保局参加社保,目前,已顺利完成社保补建补缴工作。

沙港建设公司收取“社保挂靠费”不调查、不核实:据王文武自称,23人办理社保向沙港建设公司分两次共计缴纳“20万元社保挂靠费”。对于沙港建设公司收取巨额“社保挂靠费一事”,直接关系到王文武刑事案件的“金额”,决定定罪量刑,有关公诉机关和法院“不调查、不核实”,却强行将沙港建设公司收取20万元挂靠费,认定是“王文武受贿款”,这样的判决,对于王文武而言显失公平。

质疑二:法院将“差价剩余款”认定为“辛苦费”,而后将“辛苦费”判决为“受贿款”,而23名当事人书证是 “社保挂靠费和资料费”,法院判决“受贿款”与事实不符受质疑:

根据《刑事判决书》经审理查明:成功帮助陈元珍等 23人获得企业灵活就业人员养老保险补建补缴资格,共计收受“辛苦费”人民币329499.8元,具体犯罪事实如下:(1)2018年11月3日陈元珍委托被告王文武帮助其办理养老保险,向其银行转账85000元,向南县人社局实际缴纳养老保险金67409.1元后,被告人王文武收受“辛苦费”17590.9元;(2)高金香转账85000元,实际缴纳养老保险金67409.1元后,收受“辛苦费”17590.9元;(3)李群英转账85000元,实际缴纳养老保险金67409.1元后,收受“辛苦费”17590.9元;(4)王瑞兰转账85000元,实际缴纳养老保险金67409.1元后,收受“辛苦费”17590.9元……(23)张利先转账75000万元,实际缴纳养老保险金67409.1元后,收受“辛苦费”7590.9元。

综上所述:第一:法院将“差价剩余款”认定为“辛苦费”与事实不符:根据以上法院查明的事实,这23人向王文武缴纳的社保预付款,减去最终23人向社保局缴纳的补建补缴社保款之间,存在的差价,由此形成“差价剩余款”。

法院经审理查明:成功帮助陈元珍等 23人获得企业灵活就业人员养老保险补建补缴资格,共计收受“辛苦费”人民币329499.8元。法院将“差价剩余款”认定为“辛苦费”属于“主观臆断”。“差价剩余款”与“辛苦费”是“两码事”。“差价剩余款”明确是23人的所有权和支配权;“辛苦费”指明23人支配给王文武办理社保后的报酬;法院认定的“辛苦费”事实是23人的差价剩余款,与法院判决“行贿款”形成了“自相矛盾”的判决;

第二:法院将23人缴纳“社保预付款”,不扣除办理社保的“合理开支”不调查、不扣除“社保挂靠费、社保资料费“,与事实不符:根据南县社保局《南县未参保企业职工补建补缴工作方案》第五条:补建补缴不接受个人申报,补建补缴由单位统一缴费。由此,必然产生“社保挂靠费”。 本案中,王文武提前告知23人“根据文件规定”挂靠单位要收取一定的挂靠费。在补建补缴社保文件中,明文规定:必须以单位名义申报。而实际情况是这23人的单位,有的破产、有的单位注销,有的上班时间短,有的是原单位服务人员,根本没有单位,或者离开单位时间太久了,无法证明。因此,唯一选择就是“挂靠单位”办理补建补缴手续。因此必然产生“社保挂靠费”。法院判决:没有将23人预付款中扣除“社保挂靠费”以及办理社保合理开支,没有依法查明“社保挂靠相关事实”就认定为“辛苦费”“受贿款”,对犯罪金额“模糊不清”就判决,与事实不符。

第三:作为“差价剩余款”的所有权人,23人并没有认可“辛苦费”,也不认可“行贿款”,而判决“受贿款”是“主观推断”,与事实不符:

本案当事人23人向法院递交的书面证据《恳求书》与《证明》可以证实:王文武实际帮助23名“参保人员”办理了社保, 23人主动出具书面证据,要求扣除“资料费、社保挂靠费和办理社保合理支出的费用”。法院将“差价剩余款”定性为“辛苦费”,属于“主观推断”。即使是法院或者公诉机关,都无权将23位“当事人”缴纳社保“后的“差价剩余款”定性为“辛苦费”,也不能推定为“辛苦费”。因为:这是23人参保后的差价剩余款,属于23人所有权、处分权。23名当事人将“差价剩余款”如何处理,虽然在王文武的账户上,但王文武没有支配权和所有权。 “差价剩余款”无权随意定性。法院应当依据23名“当事人”(所谓行贿人)真实意思判决,他人无权将“差价剩余款”定性为给王文武的“辛苦费”,法院判决23人的“剩余差价款”为“辛苦费”,不具有“唯一性”,也有可能是“感谢费、或者赠送”,或者23人再次“索要”,不能凭“主观臆断”推断是23人给王文武的“辛苦费”。因此“辛苦费”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,判决与事实不符;

质疑三:王文武利用职务之便,为他人谋取“公利”,被指控受贿,受质疑;王文武没有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,参加社保是公民的权力。

王文武是利用“职务之便”,为他人办理“社保”还是“谋取利益”?是正常“履行职责”,谋取的是“公利”:根据《刑事判决书》经审理查明:王文武任南县青树嘴镇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,2018年下半年,根据上级的文件精神,南县开展养老保险补建补缴工作。王文武负责对本辖区内补建补缴养老保险资格认定进行审核。因此:王文武为23人办理补建补缴社保属于“工作职责”,“补办社保”是“尽到社会责任”和“职务责任”,属于“履行法定职责”。

本案中王文武依法履行自己的职责,为23人办理补建补缴社保,属于正常履职行为,为23人办理补建补缴社保,23人获取的社保具有正当性、合法性,完全是出于“公利”而并非“私利”。这23人参加社保,属于本应该拥有的合法权利,并不“必然”通过行贿而谋取的利益,这是两码事。本案“补办社保”的23人,作为南县公民,依法本应该享有参加社保的权利。必须遵循“疑罪从无”的司法原则:

据悉:南县社保“乱象”,南县社保局张建中局长监管“缺位”,“虚假社保材料一路绿灯”;汤晓峰,原青树嘴镇计生办主任为“姚XX、李XX”办理社保;至今“未查”。

以事实为依据,以法律为准绳,这是执法底线和原则。王文武社保案“诸多谜团”未解开,连基本的“犯罪金额”事实未查清,判决结果必然受到质疑。刑事案件必须遵循“疑罪从无”的司法原则。虽然王文武已上诉,但该案“悬而未查”的社保资料挂靠造假、沙港建设公司收取80多人“社保挂靠费”何时浮出水面?在“刀口向内根治顽症,自我革命激浊扬清——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吹响集结号”的今天,南县王文武社保案真相必将“水落石出”。有关案件进展,将进一步关注。

点点资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网来源注明“点点资讯网”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,版权均属于点点资讯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点点资讯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2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点点资讯网)”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,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3、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