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州400多名硕博人才被坑 河南引进人才政策被崔红旗挖成了陷阱

时间:2022-05-25 11:33:11    来源:点点资讯网    

5月18日下午4点半,由郑州西棠业主发起的“第三次西棠项目促进会”在西棠项目售楼部会议室如期召开。

各方人员纷纷落座,会议刚刚开始不到5分钟,金桥置业的三位参会代表就被业主们轰出去了两位。业主们情绪激动,他们觉得大家又被金桥耍了。

此前关于郑州西棠项目的各种报道,以及郑州地产圈的“空手套”崔红旗的黑色发家史等种种报道,使得郑州西棠项目的烂尾状况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。

据悉,虽然事情过去两个多月了,该事件仍然没有任何进展,包括郑大的教职工,以及河南引进的400名硕博人才在内的2000多名西棠业主的权益,始终得不到维护,他们看不到一点希望。于是,走投无路的业主在网上发微博,以骗子崔红旗剧本等形式,愤怒地在线上线下奔走呼喊,希望能引起中央、省市有关部门的重视,打黑扫匪加大力度,将崔红旗以及背后的保护伞绳之以法,还他们以天理。

(现场照片由西棠业主提供)

01、崔红旗忽悠工作组

5月16日,为了使这场促进会能够真正解决项目目前存在的问题,西棠业主们曾公开发出了数封邀请函。

邀约对象分别是河南永威集团董事长李伟、金桥置业实控人崔红旗、郑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、郑州高新区信访局局长、高新区纪工委书记、高新区政法委书记、高新区管委会主任等。

会议开始时,管委会、房管局相关领导、相关经侦人员以及永威集团董事长李伟、执行董事长李玲玲、总裁朱晖、副总裁李建红均如期到场。

从董事长到总裁、副总裁,永威集团的核心领导均到了。

反观金桥一方,不仅崔红旗先生没露面,会议前传言要参加会议的崔长虹(金桥置业执行董事兼总经理、金威实业公司董事)也没能到场。

金桥方面到场的三位代表分别是金威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陆相华、金桥置业营销负责人牛琳琪、金威公司开发经理郑明君。

会议尚未正式开始,一位业主代表率先发问,“我以前说的话很直接也很难听很打脸,但我还是想问问,今天你有没有带着(崔红旗的)授权过来?”

陆相华支支吾吾回答“没有”,并解释称,崔总只是告知他来参会并将会议精神传达。

该业主代表情绪激动地说:“那你来这儿是充数嘞?”

业主代表随即要求陆相华以政府的名义电话联系崔红旗,崔红旗一直没有接听。

西棠专班领导也给崔红旗打电话,仍然无人接听。

情绪激动的业主代表直接将金桥两位代表轰出会场,只留下陆相华一人在场。

而此时,各方代表落座后还不足5分钟时间。

02

永威集团的诚意

会议正式开始后,永威集团董事长李伟首先代表个人和永威向业主致歉,他表示永威很荣幸能够为郑大老师和郑州的社会精英服务,有责任建造更加美好的西棠,也希望今天的会谈能够推动西棠问题的实质性解决,

当着管委会领导、工作专班以及业主代表,李伟向业主郑重表态,一定会在原有产品及服务的基础上,组织更专业的团队,后期对西棠产品、生活配套、社区文化、服务做研讨、优化、提升,打造成高新区的标杆项目,交给大家一个温馨舒适的家。

具体到今天的促进会,李伟向各方代表承诺,把所有问题坦诚相告,一方面希望能把所有问题说清楚,得到解决;另一方面,也希望停止这种混乱和集体受伤的不堪局面。

李伟发言结束后,永威集团总裁朱晖先生开始将西棠问题向各位代表进行汇报。朱晖明确表示,他汇报的所有内容都接受公开监督和评判,如果各方对内容有任何异议,都请当场提出。

业主代表主持人与陆相华再三确认:永威方面提供的信息,金桥方如有异议,请当场提出。若金桥方不说话,业主便可以默认永威提供的信息全部属实。

陆相华表示同意。

朱晖随后通过PPT,将西棠项目的账目等情况向各位代表做了详细汇报,各方代表均表示无异议。

朱晖的汇报内容中,包含西棠项目目前销售总金额、目前剩余货值、项目现金流、担保抵押贷款额度、项目至交付后续所需资金量等诸多账目信息。

对于永威汇报的内容,陆相华或表示无异议,或表示不知道。

金桥一方真正拥有决策权的崔红旗先生不在场,现场又没有人能替他做决议,正如业主代表所言,这场促进会最终还是演变成了一场“没有意义的会议”。

03

崔红旗的“空手套”

早在5月16日,也就是西棠业主发出邀请函的那天,金桥置业实控人崔红旗先生就曾提出过一份解决方案。

各方代表在今天这场促进会上,对崔红旗提出的方案做了深入探讨。

崔红旗提出的所谓解决方案

针对这份方案,永威一方提出了不同的看法,业主们也深表认可:

1、永威认为崔红旗必须先归还西棠项目资金,而不是继续向西棠索取。

崔红旗目前已经从西棠项目转走款项约16.1588亿,各类款项按年化12%计息至5月31日,产生利息约2.49亿,合计约18.6488亿。如此庞大的占用和获利早已远远超出其应得利润,当务之急是向项目返还挪用款项及利息,而不是继续索取。

2、“17.15亿银行贷款由金桥解决”,何时解决?怎么解决?拿什么抵押?用什么归还?

“剩余4亿回西棠”,用什么回?什么时候回?怎么回?

3、西棠情况紧迫,无法等待“股权质押和60个工作日”的手续办理时间。

西棠项目急需资金,2515户业主需要高品质的如期交付,在如此紧迫的情况下,崔总考虑的不应该是股权质押,应该首先考虑0溢价转让北龙湖项目股权,西棠资金快速归还。

4、西棠和北龙湖问题不可能同时解决,两者存在因果关系,先解决北龙湖退款,是解决西棠问题的首要条件。

04

西棠问题的最新进展

1、金桥、永威双方账目理清。

促进会中永威一方向各方代表汇报了西棠项目的具体账目,金桥方并未提出异议,就说明西棠股东双方,已经在账目上达成共识。

这应该是西棠项目在出现资金问题后,股东双方首次全面梳理账目资金。

既然股东双方账目理清了,该退还西棠项目的资金原路退还,西棠项目复工、交付有了新的进展,这对于2000多户西棠业主来说就是最大的喜讯。

2、政府高度重视,市重要领导已批复。

最应该乐观的还不止于此,而是西棠问题在持续发酵多日后,区管委会领导已经将西棠问题直接上报给了市里重要领导,领导批示:“一定要解决好民生问题。”

诚然,西棠问题的解决不但涉及郑州房市回暖的信心和力度,更在很大程度决定了郑州市乃至河南省对人才的吸引力,政府如此重视顺理成章。

在西棠风波持续的2个月多里,这两点俨然已成为西棠问题解决的最乐观进展。

实际上,看似风平浪静,实则暗潮涌动,西棠也到了最为凶险的时候。

05

永威西棠的凶险处境

在今天的促进会召开之前,永威一方就曾多次提出:股东双方应该继续向西棠项目投入资金,确保西棠项目完美交付给2000多位业主。

但是一提到出资,金桥方便一贯地没有任何表态,双方只能继续僵持。如果西棠股东双方不能继续追加投资,西棠项目工程的推进就只能寄希望北龙湖地块的退款。

问题的核心是,北龙湖地块即使顺利退地,也至少会有以下纠纷:

1、退地后,剩余的资金该如何划分?

北龙湖17号住宅用地,是由河南一帆城市运营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一帆公司)于2021年6月3日摘得,土地总价24.96亿元。

如果按照一帆公司的股权比例来计算,永威、河南启迪、河南清控(金桥方)三家股东各占30%股权,摘地时各应该出资7.488亿元;河南翔东置业(东龙)占10%股权,摘地时应该出资2.496亿元。但是实际上,在北龙湖项目摘地时,4家股东的出资情况并非按照股权占比。

A、永威一方已经向北龙湖项目转入自有资金5.57亿、开发贷11亿合计16.75亿元(不含从西棠转入的10.115亿销售款),远超出持股比例应有的出资额;

B、翔东置业向北龙湖项目转入3.9亿,也已超出持股比例出资额;

C、河南启迪转入3000万,尚未达到持股比例应有的出资额;

D、河南清控(金桥方)未出资。但是崔红旗先生多次在不同场合声称,从西棠项目挪用的10.115亿销售额,经过不同渠道辗转进入一帆公司,已算是清控的自有资本。

摘地时未按股权比例出资,退地时资金如何分配就成为第一大纠纷。

如果按股权比例分配,已经超额出资的翔东置业和永威置业明显要吃亏,而未出资的清控和启迪则占了大便宜,如此分配,只会更加乱套。

如果按实际转入一帆公司的出资比例来分配,崔红旗的清控公司挪用西棠10.115亿销售款,身为股东,自有资金分文未出,却可以坐分一大杯美羹。如此分配,显然对已超额出资的永威和翔东不公。

最惨的还是西棠业主们,按照崔红旗先生的说法,业主们的购房款跑到北龙湖转一圈,就被几位大佬这样“抢”了去,至道德与法律何在?

2、高创贷款展期1个月将至,如不能及时还贷,西棠将彻底停工。

永威西棠项目目前仍有3笔贷款,合计17.126亿。其中最为紧迫的是高创建工代为贷款剩余的4.25亿元。

该笔原定还贷时间是2022年4月26日到期,现已展期一个月,2022年5月25日到期,目前已不足10天。

这笔贷款能否还得上,怎么还?其实可以从高创的那份报告说起。

4月19日,高创就曾因为贷款即将逾期的问题向政府部门做出报告,高创在报告中不仅披露了西棠项目受4.25亿贷款影响可能将于4月26日停工外,还附带了一份西棠项目资金流向的表格,表格错误地将永威担保贷款、用于北龙湖项目的11个亿表述为西棠项目销售款。

这个误导信息,在广泛传播了一周后才得到了澄清。

4月27日,在管委会组织召开的座谈会上,高创方面当着管委会、永威、金桥以及西棠业主代表的面,明确表示永威担保贷款的11个亿,用于北龙湖地块,并非西棠项目销售款。

据相关人士透露,高创有意发布误导信息,是因为崔红旗间接提供了误导性的资金流向图,崔红旗承诺高创的贷款到期后可以得到1个月的延展期,延期结束高创剩余4.25亿贷款由崔红旗帮助还款。

还剩余不到10天的时间,不知在北龙湖项目上分毛必争的崔红旗先生,是否凑够了这4.25亿。

如果高创的贷款不能按时还款,高创将直接被纳入征信黑名单,西棠项目将彻底停工,连“表演式复工”都不会再有了。

3、退地、退资纠纷,会不会走向司法诉讼程序?

几位大佬股东在股权、出资比例和退款的纠纷不能解决,西棠问题就无法解决。

如果其中一位股东故意拖延,将股东纠纷推送到司法诉讼的程序,受损最大的仍然是西棠业主。

按照西棠项目的施工进展,即便是现在资金到位,不赶工期的情况下也要延期7个月才能交房,如果几位股东继续僵持不下或者进行司法诉讼程序,项目交付更将遥遥无期。

所以,只要走入诉讼程序,无论结果如何,西棠业主都将承受更大损失。

4、崔红旗先生的诚意如何?

在金桥、永威、业主代表们多次谈判之后,谁都能看得出来,现在无论是西棠问题,还是北龙湖地块问题的解决,关键都在崔红旗先生身上。

作为西棠项目最具决策权的背后股东,崔红旗先生的露面自然有利于问题的推进解决。但是西棠业主屡次邀约,与永威以及一帆其他几位股东的沟通会也开了好几轮,大家均未能见到崔红旗本人。

即使崔红旗先生走上谈判桌与业主、永威面对面,也没有人会知道,他究竟是顶着背后高人的压力,管委会、业主声讨的压力,还是真想要坐下解决问题。从其本人始终“应付性谈判”的实际行动来看,显然还没有给合作方永威带来诚意,更没有把2000多户业主放在眼里。

06

西棠问题抹黑河南人才引进

自始至终,西棠问题解决的核心,一直都在北龙湖项目上。

北龙湖项目问题的解决,我认为合理路径有三种:

1、崔红旗实控的清控公司和其他未按持股比例交钱的股东,把欠永威、翔东公司的钱补上,北龙湖地块不退,从西棠挪用的资金原路径退回。

2、政府主导引入第三方接手北龙湖项目,项目整体打包卖掉,第三方出资后将西棠资金原路退回;

3、在缺钱的情况下退掉17号地,退款中先划出西棠资金原路退回,剩余资金按各股东实际出资比例分配。

无论最终选择哪条路径,我们都希望西棠的问题能够尽快解决,而不是一拖再拖。

在今天的会场上,李伟也曾谈及北龙湖项目一年损失多少钱的问题。

据他粗略计算,北龙湖项目一共支付的土地款是34个亿,年息按照1分,一年3亿多!还有4亿多的土地款没有付,滞纳金截止目前1.6亿,这个项目已经损失了多少钱?5亿多!

事到如今,北龙湖项目也已经拖不起了。

深受影响的西棠项目,即使现在资金充足,不赶工期的情况下也要延期7个月交付,2000多户业主自然更拖不起。

崔红旗,不仅西棠的2000名业主在盼你投案自首,更是一亿多河南人的怒吼!

崔红旗,

你损坏的是西棠2000多名业主的利益!

更给最近出台的河南人才引进政策的“脸上”抹了黑!!

败坏的是河南人的形象!!!

点点资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网来源注明“点点资讯网”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,版权均属于点点资讯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点点资讯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2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点点资讯网)”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,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3、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。